子君(原载于《新电影》杂志5月下,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评分:3.5/5.0. 荷马史诗以人神共存的描写形态著称于世,天神宙斯在云端的雷霆,可以瞬间传达为人间的杀戮征战;而众神的人欲,人性的神化,一直在交织中表现出荷马清晰的人世观。在全球和嘎那电影节浩大首映的好莱坞巨片《特洛伊》里面,恐怕做了荷马都无法做到的“壮举”:三千年前的诗人只是通过众神的降临凡间干预人世的战争来表达他的隐喻,而《特洛伊》一片的编导们,一举让流传千年的战争和人性的史诗堕落成为凡间的英雄表演,不能不让人惊叹他们手舞金元所创造的“鬼斧神工”。

史诗的动作化

当影片刚刚开始不久,第一男主角阿喀琉斯出场之前,有一个视野非常开阔的镜头:一望无际的黄色平原上,战鼓从远处传来,双方军队整齐的向前推进,战争一触即发。这一个场景,是描写希腊远征军统帅阿伽门农出征特洛伊之前,在希腊土地上所挑起的要求其余小国臣服的战争。在那一刻,因为开阔宏大的战场,仿佛可以听到数千年前平原上呼啸的风声,以为会迎来工整宏伟细致的战争画卷描绘;没想到导演叙事的调子一转,立刻看到布拉德·皮特(饰阿喀琉斯)健硕优美的身体线条,从美人睡乡中起身,匆匆骑上战马,在怒吼出预告片中那句挑衅般的话语之后,迅速结束了战斗。此后电影进行的两个多小时,基本在这种早已设定好的基调中进行,各路英雄豪杰(主要是阿喀琉斯)以雄伟的特洛伊城墙作为布景,轮番上演惊心动魄、精彩绝伦的动作表演,而那个本该成为戏骨而荡气回肠的十年艰苦特洛伊战争,仿佛早就被编导忘到了九霄云外。

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过分挑剔的观众,我可以理解两个多小时的电影无法一一复述《荷马史诗》上篇《伊利亚特》当中千头万绪的线索,但既然电影叫做《特洛伊》,导演雄心勃勃号称从小就有拍《荷马史诗》的梦想,观众就有权利要求看到这场著名战争的全貌。电影对于这一主要事件的描写绝非是残缺不全那么简单,这就好比导演宣扬要让我们看到一头大象,大幕启开,一众人等却发现我们面对的不过是一头普通的水牛。如果有人早早预警,我宁愿选择如同盲人摸象,一点一点发现雄伟的大象的全貌,也不接受偷换概念的愚弄。看电影的整个过程中,虽然对《荷马史诗》的情节可以说颇为熟悉,我仍然无法找到编导联结整部电影的线索。在本片中,我无法得知特洛伊战争竟然打了十年,我根本不知道这场战争对于双方有着怎样深层次的意味,我也难以了解战争中不同群体,不同文化之间的碰撞交汇。我们看到的只是今天在特洛伊前的对决,明天在城下英雄们的单对单比拼。那种对于战争和其中的人事细致流畅大气的叙述,而鼓荡出来的英雄气,完全被一场接一场的动作秀所取代,本来英雄辈出的特洛伊战场,也仅仅变成了提供给场地给“英雄”们的布景板。这和纽约城之于蜘蛛侠有何区别?而正是因为编导表现重点的转移,人物的形象也前所未有的空虚。

 

 

电影《特洛伊》完全舍弃了《荷马史诗》当中关于神界的描写,也许是为了避免头绪过多使电影的主题发生偏移。我以为编导可以由此用更多的精力来塑造凡间的人物,毕竟荷马写众神的斗争,实际上也在影射人性中根本的倾轧和永无止境的欲望。可惜导演看来很满足于把特洛伊战争中的诸位英雄,都变成现代的动作偶像。这一点在第一男主角阿喀琉斯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英雄的偶像化

在《特洛伊》公映之前,皮特被公认为饰演阿喀琉斯的最佳人选。然而也许由于皮特的外形优势过于强烈,编导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古希腊最伟大的英雄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肌肉发达、身形俊美、行为冲动的“莽汉”。《荷马史诗》当中,从阿喀琉斯的身世写起,这个天生的英雄人物的爱恨情仇都清晰地呈现在读者面前。而电影由于重动作场面,轻心理细节,对于阿喀琉斯尽管有不少镜头,这个人物却仍然立不起来。最下功夫的人物尚且如此,其余的人物不过是大大小小的动作场面的牺牲品,在纯粹的感官刺激当中丧失了各自鲜明的个性。

 

hairstyle in Troy (2004). Mens Long Hairstyles Pictures Brad Pitt Hairstyle from Troy 500x343 Movie-index.com英雄的偶像化能很容易看到向低龄化妥协的企图,《荷马史诗》当中那些精彩的斗智环节,战争峰回路转、柳暗花明的过程,在电影中基本是轻轻带过;群像人物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各怀异志的心态,很大程度上是推动情节发展,丰富故事层次的关键,在本片中似乎根本就不是表现的重点。即使要制造偶像式的英雄人物,关注他们之间的斗智斗勇,渲染战争出人意料的转折点,也有提升偶像层次的可能,可是编导在票房为先的指导下,使得原本可以名垂青史的众多风流人物沦落为空有其表的肌肉男。

 

《荷马史诗》的博大精深,原本给《特洛伊》的编导们提供了更好的机会去创造经典。影片在人物上的空乏让我很怀念去年秋天的《怒海争锋》,同样都是群像电影,前者就摒弃了《特洛伊》的浮华和浅薄,通过着力塑造人物,烘托主角,来有张有弛的表现事件的全进程,有一种“润物细无声”的从容。

 

悲剧的好莱坞化

电影对于《荷马史诗》的情节改动的不少,比较好的部分在于没有单纯把特洛伊战争叙述成“冲冠一怒为红颜”,而是描写了阿伽门农远征特洛伊的野心。然而电影的意旨显然还是向暑期电影靠拢,希腊悠久的悲剧传统在《荷马史诗》里的显现,到了二十一世纪的好莱坞大制片厂手中,彻底堕落成为缺乏创造力的流水线情节。

 

十年的特洛伊战争,从希腊军从不同地方汇集远征开始,就充满了悲剧性的因素,不管是希腊军中,还是特洛伊守将,很多英雄和战士都在命运中成为悲剧性的人物。《荷马史诗》中人无法摆脱的悲剧宿命,集中体现在阿喀琉斯的死上面。阿喀琉斯美丽得非常不真实,他的性格兼有纯洁与残忍,坚定和懦弱,他半人半神的无坚不摧和致命的脚踝都复杂矛盾的预示着悲剧的结局。阿喀琉斯命运的阴影所具有的悲剧美,和《荷马史诗》当中其余的众多人物的命运(赫克托耳勇敢的献身,奥德修斯历经磨难的归途,阿伽门农的不得善终),可以说是史诗得以流传千古的重要艺术力量。然而《特洛伊》匆促收场的结尾,再次与我的想象背道而驰,阿喀琉斯虽仍然中箭死去,却并没有死在战场,而是被加上了一个英雄救美的结局。阿伽门农的死就更加浅薄,似乎不让观众大快人心就无法交待。在电影进行到结尾处的时候,不知道是编导们再也无力为继,还是尾声终于彻底堕落了电影向史诗靠拢的努力,失望在这一刻到达了顶点。

 

今年暑期电影开场,看过的两部电影让我有了需要改变电影标杆的想法,对于暑假电影,我们还是不要那么认真的好。

 

 

[人物谱]

 

被称为史诗巨片的《特洛伊》故事的蓝本来自于三千年前古诗人荷马创作的《荷马史诗》之一《伊利亚特》。这部恢宏流畅的史诗,不仅能够让我们宛如亲见数千年前爱琴海潋滟的水光,丰饶的土地和穿越时空的历史烽烟,更杰出的地方在于它塑造出无数如生入胜的人物形象:伟大的英雄在战场上振臂一呼,应者云集;坚韧的勇士碧血荐轩辕;倾城美色的偶一回顾便带来天下兴亡的更替。《荷马史诗》里面勇敢的、智慧的、美丽的、宽宏的、怯懦的、狡诈的、丑陋的、贪婪的形形色色的众多人物,形成了这部流传千年的史诗最巨大的魅力。电影《特洛伊》之所以没有深入人心的效果,很大程度上正是因为人物丢失了他们最光彩夺目的魅力,仅仅充当了连场秀的或大或小的工具;尽管如此,原著赋予众多人物浮雕凸现般的质感,仍然在不多的细节中能够被体会到。

 

阿喀琉斯(布拉德·皮特Brad Pitt饰)

《伊利亚特》中光耀全书的人物,被认为是继赫拉克勒斯之后人类最伟大的英雄。作者在阿喀琉斯身上集中了他所能称赞的人类的所有优点:他的脸庞是如此的俊美,可以媲美青春少女;他的力量是如此的强大,甚至天上众神都羡慕他的矫健和灵敏;他是天生的性情中人,会为了自己爱的人不计较得失。在列举了上述优点之后,环顾整个好莱坞,体型完美、脸孔英俊的布拉德·皮特似乎是天生的特洛伊之战的“战神”阿喀琉斯,真正所谓的众望所归。可惜电影的精髓依然大半掌握在导演手中,《特洛伊》里面的皮特不得不接受和角色阿喀琉斯同样的命运,力不从心,最终疲态尽显。阿喀琉斯的一招一式,都是我们看惯的好莱坞动作英雄模式,没有与生俱来的英雄豪情(请注意煽动性的高声呼喊并非等同于英雄气概)。那些肌肉固然可以见证皮特为这个角色倾心的付出,但我不知道,除了奉献肌肉,在这部电影里面皮特还有什么能够给我们的惊喜,甚至以前那招牌炫目英俊的光环也在渐渐褪去。作为曾经很喜欢皮特的一个影迷,在《特洛伊》里面,我不得不承认,再万千宠爱在一身,终究也有老去的一天。皮特在本片中就是那个英武的“莽汉”,身不由己地上阵杀敌,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死去。

精彩回放:如果是抱着看皮特的物理指标去看《特洛伊》的观众大可以放心,皮特在本片中的动作戏表演绝对不输于任何一个动作明星,矫捷的跳跃,凶猛的刺杀,片中最炫的镜头导演都毫不吝啬的全部给了皮特。只是不知道对于一部投资了近两亿美金,脱胎于《荷马史诗》的电影,这样的评价是幸运或者不幸。

 

星光暗淡处:皮特明显老了,尽管我惊讶的发现他在《特洛伊》首映式红地毯上仿佛又恢复了当年的风采。皮特也变得不会演戏了,被称誉为比较会演戏的偶像派,在片中唯一一处表演比较多的戏里面,面对白发苍苍的彼得·奥图尔,皮特似乎不知道应该做什么样的表情较为合适。特洛伊老国王普里阿摩斯前来恳求阿喀琉斯赐还儿子赫克托耳的尸体,此时的阿喀琉斯刚刚亲手杀死了帕特罗克洛斯的仇人赫克托耳,失去挚爱的悲痛和手刃仇人的快意,以及被普里阿摩斯的请求带来的矛盾心理,相信正反复在他心头交织。这本可以成就一段非常细腻动人的表演,可惜皮特完全不得要领,使彼得·奥图尔满含感情的表演落了空。

 

赫克托耳(艾瑞克·巴纳Eric Bana饰)

特洛伊国王最小的儿子,领导特洛伊人抗击希腊军队的最坚毅的勇士。他勇敢无畏地面对敌人,毫不动摇保卫国家城池的信心,同时斥责帕里斯的不负责任和怯懦。澳籍演员艾瑞克·巴纳被确定出演这一角色的时间较晚,电影也改动了不少相关的情节,但如果说《特洛伊》全片有真正的英雄人物,除了阿喀琉斯之外,只有赫克托耳可当此名。而且由于巴纳对人物心理较细的把握,赫克托耳与第一主角阿喀琉斯比较,不单单是勇士,也是担忧的兄长(影片有意把他的形象塑造得更为像兄长,而并非《荷马史诗》原著里面的特洛伊最小的王子),深情的丈夫,忠实的儿子,睿智的领袖,角色因此有了丰富的层次。尽管导演对于商业的妥协几乎牺牲了人物的心理表现,巴纳还是在不多的细节中把一个有情有义,有勇有谋的特洛伊王子展现在观众面前。

 

精彩镜头:赫克托耳在面对希腊军队的大举攻到城下指挥的漂亮的第一场胜仗最能体现这个人物的气概、冷静和智慧。在帕里斯临阵脱逃的时候,赫克托耳望着抱住自己一只腿的兄弟,面对即将涌来的希腊千军万马,关切、无奈、愤懑、坚定,这一刻的表情将一个无畏于为国家牺牲的英雄形象勾勒得淋漓尽致。

 

星光暗淡处:唯一遗憾的是,赫克托耳终究逃不过死在阿喀琉斯刀下的命运,成为《伊利亚特》当中无数悲剧英雄之一。

帕里斯(奥兰多·布鲁姆Orlando Bloom饰)

特洛伊老国王的第二个儿子,由于出生之前就被预言会导致特洛伊的毁灭,普里阿摩斯把这个儿子抛弃在了伊达山。帕里斯是希腊神话和《荷马史诗》中有名的美男子,他拥有“俊美的脸,过人的臂力,长长的卷发,容光焕发”,他生性风流,穿梭在众多的美女之间。因为诱拐了墨涅拉奥斯的妻子绝世美人海伦,挑起了长达10年的特洛伊战争,并最终导致了特洛伊的灭亡。《魔戒》系列中的“精灵神箭手” 奥兰多·布鲁姆不识人间烟火气的美惊动天下,担纲流传已久的美男子帕里斯正是适得其所。作为《特洛伊》一片最被人瞩目的三大男角,帕里斯这个人物本来就比较尴尬,说不是花瓶吧,人物本身的性格就没什么发展的余地;还好导演可能考虑到布鲁姆的众多追随者,并未把帕里斯处理成《荷马史诗》中那么极端,他尽管在决斗前面退缩了,但影片中加入了一些他与海伦的爱情,他和老国王以及赫克托耳的兄弟之情的片段,避免观众认为他是个一无是处的人。

 

镜头:帕里斯这个角色尽管忝列在电影角色表的前三位,不管从故事本身的脉络而言,还是从布鲁姆本身的表演而言,都无法逃过“花瓶”的命运。布鲁姆本来也没什么表演可言,只能说中规中矩。

 

星光暗淡处:如今看来,《魔戒》的化妆和美术指导获得奥斯卡实至名归,不说别的,光是把奥兰多·布鲁姆呈现得如此美就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本片中的布鲁姆黑发黑须,怎么看都是普通的邻家男孩子,光芒不再。

 

普里阿摩斯(彼德·奥图尔Peter O’Toole饰)

特洛伊这位白发萧萧的老国王曾经是叱咤风云的英雄人物,由于儿子帕里斯犯下的过错,眼看着所有的儿子在战火中死去,自己珍爱的国家和城池在大火中消亡,尝尽英雄迟暮的落寞。眼睛依然如海水一般湛蓝的英国资深演员彼德·奥图尔高龄出演这位高贵的国王,在《特洛伊》剧组里面,有让人疯狂的帅哥群体,有实力派演员,然而无疑奥图尔才是最应该被尊重的演员。虽然在影片中戏份不多,但老练的演技恰如其分地诠释了仁厚的特洛伊国王。

 

精彩镜头:深夜孤身进入敌帐恳求杀死儿子的仇人归还赫克托耳尸体:作为一个父亲的疼痛,作为一个无力保护国家的领袖的无奈,彼德·奥图尔让皮特完全失去了光芒。

 

奥德修斯(肖恩·宾Sean Bean饰)

在《荷马史诗》中,他是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不仅决定了十年特洛伊战争的走向,而且是史诗下卷《奥德赛》的主人公。奥德修斯凭借他的智慧说服了阿喀琉斯参加特洛伊战争,也由于他的足智多谋设木马计攻克了被神保护的特洛伊城。《魔戒》中另一位演员肖恩·宾深沉文雅的外貌,特有的英国人的那种风度使得他很适合这个心思细密的角色。但由于影片整体在剧本和人物上对于商业的妥协,奥德修斯在里面变成一个残缺不全的人物,他的确起了作用,但看完电影实在无法对于这个人物留下太深的印象。这个角色应该有的心机也被淡化了。

 

镜头:没有什么值得回味的镜头。

 

阿伽门农(布莱恩·考克斯Brian Cox饰)

特洛伊战争的希腊军统帅,心胸狭隘,刚愎自用,特洛伊前九年战争的失败很大程度上要归罪于阿伽门农极其重的私心。出演此角的布莱恩·考克斯是美国的资深演员,擅长塑造千变万化的配角人物。阿伽门农是本片中少有的能立起来的人物,虽然他是不折不扣的反角,考克斯的表演让我很难想象他就是《第25小时》当中那个疲惫的老父亲。要不是人物的冲突过于简单化,这应该是一个能够出更多彩的角色。

 

精彩镜头:最开头的亮相,在两军阵前,阿伽门农那种专横跋扈,野心勃勃的气势一览无余。

 

星光暗淡处:这个人物的缺点是比较单一,光表现了他的贪婪凶横。《荷马史诗》中阿加门农是一个比较复杂的人物,既让人讨厌,同时在统军方面颇有才华,而电影里他成为了一号反角,这种过失恐怕还是要算在编导身上。

 

海伦(黛安·克鲁格Diane Kruger饰)

在希腊神话中,海伦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同时也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女人。电影当中,特洛伊国王迎接两个儿子归来,初次见到海伦,赞叹传言非虚。不过在我这样的观众看来,此语显然言重了。黛安·克鲁格,清涩的银幕新人,她的美丽是没有什么灵魂的。这个使得强橹灰飞烟灭的传世美人,除了在城头观看帕里斯决战时还有一点清丽可言,几乎没有什么让人惊艳之处。这也使得导演期待演绎的传奇英雄故事打了又一个折扣。

 

星光暗淡处:几乎在电影中属于可以被忽略的人物,甚至比不上其余的两个重要的女性角色。

 

克律塞伊斯(罗丝·巴瑞恩饰)

太阳神祭司克律塞斯美丽的女儿,是特洛伊战争的关键人物之一,贯穿特洛伊战争的阿喀琉斯和阿伽门农的矛盾就是由于她的归属引起的。出演此角的女演员没什么名气,一头黑发,柔软的双唇,很让人爱怜。影片有不少阿喀琉斯和她的爱情戏,不过在片中并未被处理成矛盾焦点,而是雷同于好莱坞的英雄美女模式,非常的滥俗。

片名:Troy
译名:特洛伊
导演:沃尔夫冈·彼德森Wolfgang Petersen
编剧:大卫·贝尼尔夫David Benioff
主演:布拉德·皮特Brad Pitt
艾瑞克·巴纳Eric Bana
奥兰多·布鲁姆Orlando Bloom
黛安·克鲁格Diane Kruger
肖恩·宾Sean Bean
布莱恩·考克斯Brian Cox
彼德·奥图尔Peter O’Toole
类型:史诗/动作/战争/神话
级别:R (暴力、裸体镜头)
发行:华纳兄弟
上映日期:2004年5月14日
官方网站:http://troymovie.warnerbro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