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93前言:我还清晰地记得看魔戒电影第一集的情形,三年前圣诞前夕的冬夜,那时候魔戒的影院前面排队的人群远远没有《哈利·波特》来得拥挤。然而《指环联盟》悠远苍凉优美广阔的气质,《双塔奇谋》奇谲瑰丽恢宏壮丽的画卷,使得三年之后如期到来的魔戒终曲的电影约会变得如此的难舍难分。尽管没有读过原著,我毫不怀疑自己正在经历的这一次大银幕上与魔戒系列的告别,将会是属于我们这一代人最难忘的观影历史。210分钟之后影院里的灯光还没有亮起,中土世界天籁般的乐声萦绕,在穿越夜晚的暗影里,天边最美丽的晚星沉寂;那电影传递给我们的内心激荡,恐怕会让这个冬天以后的很多个夜晚都无法安眠。谁说《魔戒》系列不会成为属于我们这个时代影迷最沉醉的电影宗教?就如同在二十年前生活在上个世纪的年轻人第一次看到《星球大战》时候的壮怀激烈,我们很多人的生活会因为这部电影而改变。也许今年的奥斯卡再次失之交臂,也许这个电影系列不会有一个演员获得奖项的肯定,但也许这一切都不再重要,让我们由衷感谢你,彼得·杰克逊,原来电影真的可以做到感官和心灵同时的震颤。

 

在人类最后的王国岗多的首都白城遭到索伦半兽人军队攻击的时候,白衣巫师甘道夫从辽阔的平原飞驰而来,白色魔杖发出比星辉还要耀眼的光芒,驱散了阴霾天空中盘旋的巨龙。这一束代表中土世界希望、坚持、勇气和正义的光芒,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电影最夺目的光芒,不仅顷刻之间,而且会持久的照亮影像的天空。《魔戒终曲国王归来》创造出来的视觉和心灵上的奇观,注定不会随着电影系列三部曲的落幕而曲终人散,而只会在我们记忆恒久的深处,余音不绝的回旋和飞翔。

 

前无古人的视觉奇观

去年的这个时候,还在电影院中,为《双塔奇谋》中圣盔谷中史无前例的浩大战争场面惊叹不已;在今年《魔戒终曲》上映之前的两个礼拜,我们也有机会看到汤姆·克鲁斯费劲心力打造的大片《最后武士》中出色的冷兵器决战场面,然而在《国王归来》里面仿佛云舒云卷最后发展成为风云涌动的雄奇战斗场景面前,前面提到的,甚至迄今为止电影史上所有的此类场面,仅仅就视觉的轰击而言,都会变成千古城墙前面轻轻化灰的齑粉。

 

在观看《魔戒2双塔奇谋》的时候,我还曾经为电影当中树胡子支线在节奏上的缓慢而颇有微词,然而这样的情形在《国王归来》中绝对没有出现;看电影之前听说萨鲁曼因为镜头事先泄漏而被删除了所有的有关画面,我尚有对导演的一丝抱怨;然而当坐在影院中,目不暇接的冲击让我立刻忘记了这个事先的不满。我所能做的就是,提醒自己不要错过任何一个镜头,在一次又一次难以想象会出现在银幕上的视觉奇观中被电影饱蘸的情感力量抛上一个又一个激越雄壮的高峰。虽然不少被各大电影媒体反复猜测的奇幻场面并未出现:比如索伦真面目的现身、萨鲁曼和格瑞玛之死,但电影系列第一集中生死与共对抗魔戒的联盟和第二集中陆续加入的中土世界其他人物,都在《国王归来》的终曲当中,以激昂的斗志和共同的信念,加入到与索伦对抗的终极战斗中去。所以当我们在赞叹视觉上的难以想象和承载的同时,也许这些场面中浸染的中土世界所有族类的勇气和责任、理想和信念,才为三部曲画了一个最波澜壮阔的圆圈。

 

xin_0e4946d69a464b0ba9d3c48ca964cbec在《双塔奇谋》当中,罗翰国首都的莽苍无际,圣盔谷城堡的古朴浑厚以及在细节上的完美,都曾经缔造出电影所能建筑的视觉极致。而《国王归来》中人类王国岗多首都白城的构造,再次颠覆了我们所能想象的宏伟壮大:那在灰暗的天幕下直插入云霄的挺拔的白色城市,象征着人类最后圣洁而顽强的固守;当甘道夫策马沿着白城的道路盘旋而上,在略略发暗的整体光线下,白色的襟袍迎风带着微微的光晕,我们紧跟着镜头感受到雷霆万钧的气势和孤城的苍凉气氛,这是一种始终跟随《魔戒》系列电影的气质,它使得这个电影中所有的让我们惊叹的画面都没有变成一种纯粹意义上技术的展示,而是为故事和主题服务的完美镜头。除了白城的雄奇,《国王归来》里面还有“死亡之径”深处宫殿的空寂神秘,莫多入口处的奇诡阴暗,彼得·杰克逊在每一集电影当中都会挑战我们想象力的极限,然后把这些电影当中从来未曾实现过的镜头变成中土世界惟妙惟肖的再现。

 

当然电影最壮观的场面,是佩兰诺平原大战,一场足以使中土世界风云变色,也足以使电影特效和整体场面制作风云变色的战争场面。我贫乏的语汇似乎已经不能描摹在看到这些场景出现在银幕上所带来的感官和心灵的双重震荡,也许场面同样宏伟的《双塔奇谋》可以成为《国王归来》唯一比较恰当的参照物。还记得《双塔奇谋》中的巨龙和弗洛多在岗多城头的对峙,在画面感上可以说是魔幻电影的经典镜头,而佩兰诺平原大战,出现了数条在空中呼啸盘旋的巨龙:龙和甘道夫首次在白城前的遭遇,在大战中与人类的正面交锋,都创造了无比壮观的场景。《双塔奇谋》结尾处,甘道夫率领伊欧墨的军队在晨曦中赶到圣盔谷增援,军队从山坡上向半兽人冲击的镜头,在半透明的乳白光线环绕当中,也充满了梦幻和宏大双重的美感;而佩兰诺平原一战,罗翰国6000人的军队从平原一侧向半兽人的左、中、右三侧同时冲锋的镜头,一个俯视的全景镜头,战争的宏大壮丽一览无余,恢宏的气度是圣盔谷镜头数倍的放大。佩兰诺战斗场面的伟大,不仅仅在于无数个奇诡难测的画面:群集的巨象、盘旋的巨龙、黑云一样涌动的半兽人军队,还在于电影所制造出的高潮的递进:最初人类军队与半兽人的交锋,除了《双塔》中出现的箭雨,冷兵器贴身的缠斗,出现了巨大的弓弩以石头作为攻击的工具;正当我们为这一轮的斗争宏大的气势而撼动,索伦一方出现了排成一列的巨大的象群(虽然这种巨象在《双塔》中也出现过,但场面上的壮观根本不能与此相提并论),和天空中的巨龙,人类战士由此展开更舍生忘死的战斗;而当索伦军队制造出的火龙即将攻破白城城墙时,阿拉岗率领的幽灵军队象潮水一般涌至,把佩兰诺平原的战斗推向了最后也是最完美的高潮。正是电影这犹如波浪层层连接推动的潮水般的战争场面,使得电影中最宏伟的一场斗争,始终感染我们停留在情绪的最高层,而在不停歇的战斗中,人类、小小哈比特人、精灵、矮人所表现出来的勇气和信念,也使得这每一次高潮的推进,都不由自主地感动着我们。

 

580x246_1宏大的人物图谱

《魔戒》原著从天地混沌初开写起,创造出众多生活在中土世界的人物。电影虽然作了很大程度的删繁就简,而且《国王归来》为了故事叙述和商业上的考虑,去除了一些支线的人物,但从电影第一集开始逐渐现身的主要人物,到第二集当中性格和关系的丰满,在终结篇里面,人物的描写线条前所未有的清晰,而且为了同一目的的战斗,使得各个角色,都统一在勇气和责任的圆圈之内,电影的节奏也因此变得紧凑。

 

xin_220434939f2a49ff8c1d70ff3faf9c20《国王归来》,正如这个名字所昭示的,在电影的第三集里面,阿拉岗接受他与生俱来的命运,成为人类最后城池岗多的国王。《魔戒》系列电影,在描绘阿拉岗的时候,采取了比原著更为真实和平凡的视角,它写了阿拉岗在最初对于自己血液中不能抵抗诱惑的犹疑,也表现了他在战斗和路程中逐渐苏醒和成长的王者意识。《国王归来》当中,也许最突出的是阿拉岗的坚定,从电影开始后不久的进入“死亡之径”寻找幽灵军队开始,到后来率领军队前往“黑暗之门”,国王的坚定证明了人类虽然有这样或那样的弱点,也许是最难抵抗魔戒诱惑的族类,但仍然是把握中土世界命运最强有力的手。然而电影虽然肯定王者的作用,并未把阿拉岗塑造成为全能的王者,全片当中最英勇的壮举,都是来自于其他的角色,比如伊奥温斩杀巨龙,伊奥温和梅利对抗戒灵,精灵王子与巨象的对决(当然这个应该是导演为喜欢小帅哥奥兰多·布鲁姆的众多女性影迷专门准备的),甚至首映前传说的阿拉岗最后在“黑暗之门”与魔王索伦面对面的交锋,也并未出现。而在我们来看具有很大法力的白衣巫师甘道夫,《国王归来》里面也更近于平凡化的描写,这和托尔金不支持个人英雄的倾向倒是颇为符合的。

 

阿拉岗最后在白城的加冕典礼,所有的族类代表在四个哈比特人面前俯首感谢。这也是《魔戒》系列小说和电影当中最动人的主题:最平凡的小人物能够改变属于最大多数群体的历史和生活,而在历史上最灿烂夺目的并非是只手擎天的孤胆英雄,而是在生活进程中看来微不足道的平凡个体。所以《国王归来》里面如果说有光彩照人的人物形象,不是终于成为王者的阿拉岗,也不是大袖飘飘的甘道夫,是身形如同小孩子的哈比特人,尤其是通向毁灭魔戒之路的弗洛多和山姆。《双塔》当中随着咕噜的出现,弗洛多在魔戒的影响下出现了改变,到了这一集电影里,毁戒之旅所承担的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更加明显。在这里,弗洛多越接近魔城莫多,魔戒的诱惑也越发强大,电影在描绘弗洛多的挣扎的同时,也多次表现他毁灭魔戒坚定的意志,这和阿拉岗、甘道夫所持的信念遥遥呼应,弗洛多独一无二的精神力量终于在终结篇章中有了完美集中的体现。至于弗洛多忠实的朋友和仆人山姆,《双塔》中岗多城头那一席话相信曾经让我们每个人深深地被打动,他在本集电影中爆发出的勇气和力量,在被误解下对弗洛多的不离不弃,在电影中有比前两集更充分的展现。在山姆身上,《国王归来》让我们感到的是,只要拥有勇气,不管是多么微不足道和平凡的力量,都能焕发出最不平常的光彩,起到扭转乾坤的作用。

 

梦幻中土世界

在观看《双塔》的时候,对比第二集偏晦暗的色调,我曾经很怀念第一集电影中优美如诗的夏尔的田园风光,和空灵出尘的精灵国瑞文道尔。而在这气势宏大的第三集电影当中,伴随着毁灭魔戒的旅程的终点,中土世界全体族类对抗索伦联盟的联结,1和2的风格终于完美地交织和融合在一起。

 

我们看到了浓云下坚守的人类最后王国岗多白城的雄奇,我们也再次为罗翰广袤的平川而感叹。电影当中有一个最让人心神激荡的时刻,就是哈比特人皮平小小的身躯爬上白城最高处的灯塔,点燃了烽火。当岗多摄政王丹奈瑟已经决定放弃抵抗的时候,皮平在甘道夫的指引下点燃了向罗翰国求救的烽火;电影中这一连串薪火相传的镜头拍得极具美感,白云深处,雪山峰顶,那象征希望的火焰在传递中燃遍中土的人类世界。那一刻,集中了我们被《魔戒》电影由衷打动的要素,那些前所未有的大场面,不是技术极限的堆砌,而是一种始终在银幕内鼓荡的深沉宏大的全人类情怀,这使得电影不仅有魔幻史诗的光芒,还闪耀着人性的光辉。

 

《魔戒》首部曲以世外桃源般的夏尔拉开序幕,《国王归来》的终结也是在芳草萋萋、碧水青山的哈比特人永恒的家园。也许有不少观众会觉得这一段结尾过于冗长,但我却由衷的佩服导演在这里表现出来的从容,那对于弗洛多和山姆平静田园生活几乎还原首部曲的描写,弗洛多画外音中对往事的回忆,这宁静到忘却时间的平凡生活,不正是四个哈比特人、甘道夫、以阿拉岗为首的人类、精灵、矮人的浴血旅程所期望换取的?回想毁戒之旅中,弗洛多与山姆多次对家乡夏尔的眷恋,正是这对和平的渴望,才联结了整个中土世界的各个族群奋而起之与邪恶抗争,因而只有在夏尔从容流动的画面中,我们才能寻找到《魔戒》系列最完美的那个圆圈。

 

寻找遗失的情怀

电影当中有一个镜头:白城在半兽人军队的攻击下似乎就要毁灭,甘道夫和皮平各自握着武器,在城门后面等待城破一刻与半兽人拼死搏斗。皮平问甘道夫,是不是我们的历史就要终结了?甘道夫缓缓但肯定地说,不会,我们的历史还有很长的未来。那种磐石一样坚定的信念,在面临生命中最大的恐惧的时刻,使我的泪水迅速盈满了眼眶。

 

我会情不自禁的问自己,是什么让我们在观看《魔戒》那些惊天地泣鬼神的镜头时被深深打动?为什么我在面对很多其他商业巨片同样的场面的时候,没有那样的被银幕中的光芒从心灵深处准确击中?《魔戒》系列电影在抵达商业片的极致之后,通过感官的震撼,同时蕴含直指心灵的震荡,仿佛一束平庸生活中久违的光芒在三个半小时中每一刻都燃亮我们的心灵深处]或许应该说是十个小时,或者是更长的时间,包括我们在电影之前良久的期待,电影之后难以平伏的心跳)。《国王归来》的预告片中那段话“There can be no triumph without loss. No victory without suffering. No freedom without sacrifice. ”可以让我们很多次动容,在恢宏巨制《魔戒》三年电影历程中,我们能感受到的太多太多:爱、责任、勇气、坚持、希望、友谊以及难以规避的牺牲、恐惧、死亡、诱惑,这都是我们每个人在生活中反复相遇的命题。也正是这些浓烈的情感和人性因素,才使得《魔戒》完美的视觉艺术每一次都会毫不意外的击中我们的心。

 

托尔金的《魔戒》系列小说,尽管不被很多专业的文学评论所赞赏,却是上个世纪最被读者所推崇的文学作品。这好比金庸的畅销的武侠小说,不同的读者都能在中间寻找到各自也许曾经遗失的情怀。《魔戒》系列电影把那些始终被反复叙说的主题在银幕上作了恢宏的展示,尽管中土是个虚构的世界,我相信在电影中众多人物当中我们能够找到和现实重叠的影子。虽然电影在2、3中,为了凸现大场面,有一些小的瑕疵,《魔戒》系列电影依然是数十年来线条最清晰,思想性和娱乐性结合得最完美的电影。我肯定自己会在数十年后,为在还年轻的时候亲身在影院中陪伴魔戒走过这神奇的电影之旅而高兴。那电影传递出来的现实的斗争,心灵的悸动,眼睛的魔幻,都曾经让我如痴如醉。而电影真的终结了吗?尽管明年不会有期待中的约会,但我毫不怀疑,和《魔戒》,和勇气与责任相随的人们,和美丽异常的电影,我们终究会有那么一天,山水再相逢。

 

后记:每一次写《魔戒》电影的影评,总会变成一次力不从心的体验,因为在电影当中无数次被击中的感受,到了笔下,往往无法成言。或许是因为我欠缺了原著的阅读这个环节,或许是因为我的文字水平的限制而无力,或许是因为有很多《魔戒》影像的辉煌成就,原本就是文字无法描述的。

 

一年比一年还要期待的盼望,终于在2003这个并不太寒冷的圣诞冬天,划下了完美的句点;在电影的主题音乐响起来的那刻,银幕上是《魔戒》系列美术设计师们手绘出来的电影草图,那些精灵、霍比特人、人类、矮人、巫师、半兽人、索伦、咕噜的衣饰、盔甲、头发、魔杖、火焰中的眼睛、挣扎中扭曲的脸,那些瑞文道尔、夏尔、圣盔谷、白城、帕兰诺平原、地下宫殿、莫多的清秀、静谧、雄伟、广阔、幽深、黑暗,一幕幕在眼前闪过,我们含着眼泪,告别中土世界的寸土寸木。在与《魔戒》系列电影回首作别的这个冬天,你不用来看我这篇或许已经语无伦次的文章,也不要去寻找网络上传播的盗版,你唯一要做的,就是等待电影院里国王真正的归来,与魔戒做一次我们终生都会眷恋的告别,看看电影和并非虚构的传奇,是如何改变了你我的生活。

 

也许那才是托尔金当初写下《魔戒》第一个字的初衷。

(原载于《新电影》1月下,未经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评分:5.0/5.0

原著:J.R.R.托尔金
导演:彼得·杰克逊 Peter Jackson
主演:伊利亚·伍德 Elijah Wood 饰弗洛多Frodo
伊安·麦克莱恩 Ian McKellen 饰甘道夫Gandolf
维戈·莫滕森 Viggo Mortensen 饰阿拉岗Arogorn
奥兰多·布鲁姆 Orlando Bloom 饰莱格拉斯Leoglas
约翰·莱斯-戴维斯 John Rhys-Davies 饰吉姆利Gimli
肖恩·奥斯汀 Sean Astin 饰山姆Sam
比利·博伊德 Billy Boyd饰皮平Pippin
多米尼克·孟纳翰Dominic Monaghan饰梅利Merry
丽芙·泰勒 Liv Tyler 饰阿尔温
雨果·维文 Hugo Weaving饰精灵王Elrond
米兰达·奥托 Miranda Otto饰伊奥温Eowyn
安迪·斯克斯Andy Serkis饰咕噜Gollum(斯密戈Smeagal)
摄影:安德鲁·莱斯尼 Andrew Lesnie
作曲:霍华德·肖 Howard Shore
场景设计:格兰特·梅杰Grant Major
特效设计:迈克·阿斯奎斯Mike Asquith
视效总监:乔·莱特瑞Joe Letteri
发型/化妆设计:彼得·欧文Peter Owen
类型:动作/神话
出品:新线公司
首映日期:2003年12月17日
官方网站:www.lordofthering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