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着的亦舒

我爱着的亦舒

因为对阿醉帖子的回应,忽然想写写我看过的亦舒,仅仅是个目录吧。送给喜欢亦舒的阿醉、霜冷无情、逗豆,还有苹果和表江。

我们记忆中的音乐: 一朵花开的时间

我们记忆中的音乐: 一朵花开的时间

虽然不记得第一次能够记忆音乐的时间,然而我和音乐的恋爱,仿佛只有一朵花开的时间,还不曾真正懂得,繁华就要谢幕;或者我应该说,我从来没有领悟过音乐,只是她陪伴我无数个晨昏,那已足够。

手链

手链

中午到校里面草坪上面人山人海,金发女孩子们都喜欢穿着露背装伏在光下,面前是一本。我就纳闷,那样能看得了书吗?

一个金发女孩子从我跟前过,粗壮的美国美女少有这样子纤细的。手腕上有一条银闪闪的链子,走路的时侯晃荡着,施施然反射着明亮的太光。

我即刻看了看自己的手腕,春天来了,我的那些手链。

恋恋真言

恋恋真言

恋恋真言 电影里面的爱情常常让我着了魔。我自顾自熄了灯,流连光影中,目光眷恋的细细寻找他们 相爱的证据,那些眉目之间似爱非爱,言笑之间若有所失,那些擦肩而过的错失,没有说出去的话语,春,天空,光,流水,树荫,白雪,红花,只是为了印证我那没有花便寸寸成灰的爱情。惆怅旧欢如梦吗,其实不过是,我的过分自恋。   像埋伏在街头的某气息 无意间经过把往日笑与泪勾起 忽然心痛的无法再压抑 原来从未忘记...
我爱过的女人们

我爱过的女人们

冬天寂静的过去了。

大雪落满,我们从街上回来。

突然看到,电视里面妮可一头丝丝缕缕细细致致的金发,映着雪白的脸。

时光短,人世依然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