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链

中午到校里面草坪上面人山人海, 金发女孩子们都喜欢穿着露背装伏在光下,面前是一本。我就纳闷, 那样能看得了书吗?

一个金发女孩子从我跟前过, 粗壮的美国美女少有这样子纤细的。手腕上有一条银闪闪的链子,走路的时侯晃荡着,施施然反射着明亮的太光。

我即刻看了看自己的手腕,春天来了,我的那些手链。

 

亦舒说男人喜欢长发女子,是因为喜欢们牵牵绊绊柔弱的样子,好显出男人的强大。下意识里,首饰也有这样的意味,耳环、项链、手链,总是牵连着你,兜兜转转务必要露出女人的柔弱来。

 

但还是不可救药的喜欢这些冰冷闪亮的东西,从来没有穿过耳孔,项链总嫌太刻意,于是爱上手链,那填不满手腕的空隙留白。

 

现在想起来,曾经买过很多手链,都是不值钱的,不过图当时的好看,戴几天就搁下了。现在手边只有那么几个是中意很久的。

 

一个去年夏天还一直戴着,是妈妈买给我的。细细的白金链子,上面的小球象钻石一样磨出许多棱角,在光下亮晶晶的闪人眼。有快三年没有见过妈妈了,当初买这个链子的时候记得是春节,在家乡的一个金店,妈妈觉得可爱,就买下了。去年到圣路易斯做 实验,同行的日本人樱井还问我里买的。我倒有几分不好意思,他说为了做实验方便手表都不戴的,我还弄了一个垂在手腕上的东西晃来晃去。于是出差回来以后一 直扔在盒子里,怕给老板看见了以为我没有科学的研究态度。做人还真累。

 

另外一个是紫色的水晶石头。从小就喜欢紫色,可惜妈妈那时候给我买衣服,总说我的脸色太苍白,不适合深颜色,于是衣柜里都是白色、浅兰、粉、大红这些妈妈以为衬我的颜色。 这个石头链子是某一年收到的礼物,样子很普通,我却常常夏天来的时节戴在手上,为的是那石头的凉意,贴着皮常舒服。

 

还有就是金子的一个手链了。我记得有一次戴在手腕上,一个从来只戴白金的女朋友看见了, 说,你还戴黄金的,多俗气。其实首饰除了本身的金黄银白,我们在意的还是和它们相的人和事。这个链子是姨妈送的,设计的并不出众,妙处在于每一环上面都刻 着一个生肖。在外面呆着的日子里,每次戴上它,我就想起在家乡小县城里过的那些热热闹闹的春节:我们和姨妈表姐那时候还常常来往,外婆还做珍珠丸子和龙眼 烧白。没想到日子一晃眼就走到现在,外婆也有九十了。人如果象金子一样永远光灿灿多么好,只是那样谁还去珍惜手头的幸福时光。

 

最后一个手链是经常想起的,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丢失了。记得刚不见了的那阵子,天天心念 念。人都是这样的,死死抓住逝去的时光不放。时间无形抓不住,就始恋物,必定要找到一个寄托才肯罢手。如果一日这些代表印记的东西突然消失在空气中,就好 像时光那一段陷了,追过去,什么不见了,于是满心怅然忧伤的回来。买这个手链的时候,在上海工作,全城流行自制的首饰,我们穿越了整个城市,从杨浦到了浦 东,最后在八佰伴看到中意的:宝蓝色的丝线穿过几个石头,上面刻上我自己的名字。丝线绕上我的手腕那一刻,是从 心里的,我们还说,这个是一见证。可惜也丢失了,我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失掉的。出国之前那阵子兵荒马乱,忙着买被子枕头之类的东西,得有个朋友笑我不是去 美国,好像是去南蛮荒之地。也许在收拾箱子的某一刻,随手放在上,然后就忘记了。

 

妈妈快要来了,在电话里说,替我买了一个玉镯子,白玉里面夹一点点翠绿。以前总说镯子太老气,我才明白,原来我终于到了戴上镯子的年纪。

关于子君

网易子君影评专栏

学工很多年。因为一直无法放弃阅读和看电影,所以开始写下这些文字。写下字的那些时候,总是非常快乐。

好的电影,不管怎样也会让人触动,于是回到我们某一刻的自己。好的文字,应该也一样。

希望我没有辜负那些好电影。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