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年少春衫薄

还是不能忘记你。

今天乘车回家,看见远处一绿柳,在风里欣然拂动。啊,又是一春了,尽管这样的短暂, 却是这样的美。天上的你,可有看见?

在某个春寒的夜里,消瘦的你入梦来:依旧那样倔强孤单的背影,转过身,是你欣喜的眼睛,说,知道吗,只有你是我真正的好朋友。你的脸上,澄澈如水晶一般的笑容,然而我还是知道,梦中的我,无限的心酸。

在你刚刚离去的那些日子里,一向畏惧鬼神的我,夜夜盼着触摸你的魂魄。那时想,躺在黑

暗冰冷地底的你,一切都好吗,摆脱了生时病痛的折磨,是否得到了永远的安平静。然而想,这一切,对你,已经不再重要了吧。记得那时正值大四毕业,兵荒马乱,乍然间听见你的消息,坐在宿舍的窗边,外边已是一天一地烟紫色的晩霞,竟然不敢相信,你就此一去不回。

对你的记忆,仿佛就是对自己少女时光的纪念:那样肆无忌单纯直接的美丽,即便有过影,也只挥一挥手,那些就变成光流转中深浅斑驳的影子,再回头望时,一样的动人。

记 得吗,总是在蝉鸣不歇的夏日午后,你轻轻敲我的教室窗户,笑的望着我,而身后的槐树,映的你的白衬衫满眼碧影。然后我们就会一起到校门口买冰棍,边走边诉 说着各自班主任的不是,期望着顺利通过高考的独木桥。记得吗,在学校那白色的桃树下,落英缤纷的初夏,我把自己写的咏桃花诗念给你听,你羡慕的说,为什么 我没有这样的文采。记得吗,每次看到你的大手大脚,我就嘲笑你是肢端肥大症,没有一个女孩子的样,而你总是满不在乎的笑。记得吗,我们刚认识,还是夏天, 轮到我俩和另外一个女孩作值日,你们出记忆力试题考我,当证明我并不是记忆神童时,你笑的那样心。告诉我,你依然记得这一切。

其 实,并不切知道,你离去的时间;辗转从母亲口中听到,也只有那么一瞬间的默然。然而我们成为朋友,只怕有好几千个日子。那些真的是年少春衫薄的岁月,记忆 中的你一直在夏天,白色的短袖衬衫,直而硬的黑发,露齿而笑的习惯,从不矫饰的友谊。没见过你那样坦荡的女孩子,不故意讨人喜欢,不轻易妥协,所以你的朋 友并不多。然而你一直是信赖着我的,即使后来分在了不同的班,我们依然亲厚。甚至大学暑假归家,你仍旧把自己的一切向我和盘托出。那时看着你眼里闪烁的光 亮,知道大学生活不再让你像过去那样默孤僻,多么为你高。

– 子君

关于子君

网易子君影评专栏

学工很多年。因为一直无法放弃阅读和看电影,所以开始写下这些文字。写下字的那些时候,总是非常快乐。

好的电影,不管怎样也会让人触动,于是回到我们某一刻的自己。好的文字,应该也一样。

希望我没有辜负那些好电影。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