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73032_8001.片名:芝加哥

类型:音乐/歌舞/凶杀

级别:PG-13(有关性的内容及语言、暴力情节)

片长:100 分钟

出品公司:米拉麦克斯

公映日期:2002年12月27日(限制地区)

导演:鲍伯·马修(Bob Marshall)

主演:蕾妮·泽尔维格Renée Zellweger(饰演Roxie Hart)

凯瑟琳·泽塔-琼斯Catherine Zeta-Jones(饰演Velma Kelley )

理查·基尔Richard Gere(饰演Billy Flynn)

 

p5475397182.片名:红磨坊

类型:音乐/歌舞/浪漫爱情

级别:PG-13(有关性的内容)

片长:97 分钟

出品公司:20世纪福克斯

公映日期:2001年6月1日

票房:5500 万美金

导演:巴兹·鲁曼(Baz Luhrmann)

主演:尼科尔·基德曼Nichole Kidman(饰演Satine)

伊万·麦克格雷格Ewan McGregor(饰演Christian)

约翰·列维赞摩John Liquizamo(饰演Toulouse-Lautrec)

 

写下这样一个题目和列出这两部影片的如上种种纯粹是出于一种个人的观感:因为当我坐在宽大的影院里,陷入《芝加哥》眩目的光影声色世界里面的时候,脑子里频频闪回的是一年半之前《红磨坊》中象彼岸红尘花一般艳丽魅惑的尼科尔·基德曼,和那些流金溢彩的画面。应该说《芝加哥》的诞生多少是因了《红磨坊》珠玉在前,后者在2002年的奥斯卡和其他相关影评奖项中的风光无限,使得久违的歌舞片又掀起卷土重来的热潮。然而尽管如上面所列,两片在制片公司、导演、演员阵容上面犹如两朵双生花、并蒂莲,却散发出截然不同的韵味:如果说《红磨坊》就像夏日烟紫色夕阳中最后一朵玫瑰,美丽却惹人叹息,那么我想用张爱玲那句著名的话来形容《芝加哥》—“生命犹如一袭华美的袍,上面爬满了虱子”,尽管本片的深度也许远远没有到达这个层次。

 

基调:红与黑

《红磨坊》的开场,红歌女莎汀(尼科尔·基德曼饰)在一大群舞娘康康舞营造出的五色斑斓舞台中,宛如云端仙子般缓缓下降。聚光灯投射在她的身上,唇如花瓣,肤似凝脂,清丽的歌声响彻全场。年轻的诗人克里斯蒂恩(伊万·麦克格雷格饰)情不自禁的追随着她,他们在月下的露台上互诉心曲,山盟海誓。然而红颜终究薄命,在历经被拆散的重重波折之后,莎汀终因病重撒手人寰。正象影片类型里所写的那样,《红磨坊》是那种最为典型的浪漫爱情影片,只是用歌舞片的形式来加以演绎。片子步步为营,每一个情节都是千古伤心人所经历的万古伤心事,加上影片里面华丽的舞台服装,数个辉煌耀眼的舞台场面,就算最后莎汀在舞台上死去,我依然因为她美丽的逝去姿势和与爱人最终的深情相拥而感到释然,虽然会有一些的叹息和不舍。

 

但是观看《芝加哥》的时候,心中的滋味却是曲折难辨。影片开头,舞台的灯光尚未亮起,芝加哥当红歌女维尔玛(凯瑟琳·泽塔-琼斯饰)背向观众而立。音乐声响起,黑发的维尔玛双眼闪闪生光,极具诱惑力的舞姿和歌声让她不折不扣是一个黑色妖姬,烈焰红唇,恐怕男人们死在里面一千次也甘愿。一曲舞毕,镜头随着观众席中一个神情渴望,相貌普通的平常女子多罗茜(蕾妮·泽尔维格饰)回到了她的家。她原来在与一个自称能让她登台的男人偷情,男人占尽便宜之后,多罗茜发现自己受到了欺骗,眼前这个男人根本没有打算帮助她登台成名。在被无情的踹到地上以后,多罗茜选择了报复,一枪结果了这个男人的性命。就是这一颗轰然而出的子弹,拉开了片中形形色色人物登场的大幕:多罗茜被送到了芝加哥的一处监狱等候开庭判决,在那里,她见到了维尔玛和其他的众多歌女,她们都因为背叛、不甘而杀人坐监;而入狱前只是无名小卒的多罗茜,也在监狱里开始声名鹊起,无限风光。联系到影片所处的年代, “1920-1930年代的芝加哥是美国的犯罪之都”,社会环境和人们的价值观在彼时一团混乱,真假难辨,是非不清。美貌是真的,天真纯情却是假的;歌声舞姿是真的,说出口的话却是假的;丈夫是真的,腹中的胎儿却是假的;日记中的话是真的,日记本却是假的;父母是真的,履历却是假的;所以到了最后,恩仇全都是假的,金钱名气才是最真的。也才会有多罗茜当红名声稍纵即逝,监狱里众星拱月,胜诉后孤单落寞那样匪夷所思的一幕。其实片中男主角律师比利的一句话最能形容得尽“一切都是作秀”(All is about show business)。联想到今天刚刚看到的一则因为要出写真集而被男友抛弃的虞美凤新闻,其实如是者又怎会仅至于1920年代的芝加哥。

 

如果要我形容,《红磨坊》就是莎汀在夜风中月色下那一件鲜红欲滴的长裙,红的华美。而《芝加哥》,让我借用那幅影片的海报,灯管组成的巨大C字前面,维尔玛身穿银色舞衣姿态妖娆,C字背后,是墨色黑夜下的芝加哥高楼—黑色,正是《芝》贯穿始终的主色调。同样描写绝色歌女的生活,同样发生在过去,两部影片却有着大相径庭的基调和主题。

 

女人:被杀与杀人

不可否认的是,《红磨坊》和《芝加哥》都是以女性角色为中心的影片,在这两部片子里面,也都出现了真正风情万种的女人。这多少要归功于演员自身的魅力,前者是尼科尔·基德曼,后者则是凯瑟琳·泽塔-琼斯。不久前我还在感叹今年好莱坞的大银幕上没有一个真正颠倒众生的女性角色,因为2001夏天那个繁华烟霞中的莎汀实在留下了太过鲜明和美丽的印象;然而《芝》中让人惊艳的维尔玛如期而至,尽管她并非正牌女主角。凯瑟琳犹如玩偶般的黑发也不能遮掩她的野性和活力,一双眼睛象是猫一样精灵,唯一让我有此种感觉的另外一个是几十年前《乱世佳人》中的费雯丽。凯瑟琳的星光四射还不止于此,虽然她产后的身材已然不复《偷天陷阱》和《佐罗面具》里面的玲珑动人,但是只要维尔玛出场,凯瑟琳的舞姿就让人眼花缭乱,心醉神迷。其实维尔玛这一角色的歌舞难度比《红磨坊》中的莎汀更甚,《红》中多为群舞,《芝》却有不少维尔玛的独舞场面。听说凯瑟琳19岁时就夺得过英国舞蹈比赛冠军,看过此片后感觉果然名不虚传。对于我这样一个外行而言,起初并没有觉得演员之间的舞姿有什么差别,但是影片最后一场戏,维尔玛和多罗茜双双登台,高下之分立判,凯瑟琳的舞姿明显舒展灵动得多。蕾妮·泽尔维格在当初拍片时曾经因为凯瑟琳·泽塔-琼斯的高超舞技而感到自卑,也就是可以理解的了。

 

蕾妮·泽尔维格在歌舞部分比不上凯瑟琳·泽塔-琼斯,表演部分却丝毫不逊色。导演选择蕾妮来担纲女主角应该说是独具慧眼,她的外形正是那种平凡女子,配一头金色卷发又如芭比娃娃般惹人怜爱。蕾妮·泽尔维格把女主角多罗茜渴望成名的种种心态演绎的活灵活现,其中多场戏是通过独唱来表达内心情感,她的表现均可圈可点。

 

《红磨坊》的主线是男女主角之间凄美的爱情,所以耀眼的女性角色仅仅莎汀一人而已;《芝加哥》则不然,除去多罗茜和维尔玛之外,片中因为女子监狱的特殊背景,出现了多姿多彩的群体女性角色:肥胖的名叫“妈妈”的监狱女狱卒,第一个被处以绞刑的俄裔舞女,杀死丈夫或是情人的众位舞女。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华裔女星刘玉玲(Lucy Liu)也粉墨登场大概有五分钟,饰演一名杀死丈夫的红歌女。两部影片中女人们的另外一个迥异之处是,《红》中的莎汀虽死于肺病,实际却是被男人们压榨至死,《芝》中的多罗茜们愤怒中举枪便射,多少是因为那个混乱的城市和社会。被杀和杀人虽有不同,然而想到多罗茜和维尔玛成功出狱之后,最终取悦的不过还是那些男人,却又有了更深一层的无奈和辛酸。

 

男人:相爱与利用

两部片中,男主角都处于次要的地位,然而正是他们,推动了影片情节的发展,让一切活色生香都有了去处。

 

《红磨坊》里面,克里斯蒂恩甫一出场,他的额头就写着“痴情种子”的字样。伊万·麦克格雷格少不更事的英俊面孔,作为青年诗人的角色设定,都让他与红歌女莎汀镜花水月,生死相付的恋情看起来格外的打动人心。但是这个角色的真实性毕竟是值得人怀疑的,一个挣扎着尚未成名穷困潦倒的青年作家会为一个歌舞场中的绝色名伶无怨无悔地付出真心,一切捅破了那层窗户纸,也不外如是。只是在观赏过程中,那些肝肠寸断的情节画面满足了观众们尤其是绝大多数女性观众对于爱情的美好想象,顺便还发现了伊万·麦克格雷格那把清泉般通透的好嗓子。

 

《芝加哥》里面的律师比利却是另外一段故事。在演过诸如《天蛾人的预言》之类的烂片之后,曾经是好莱坞性感男人招牌之一的理查·基尔终于遇到了一个适合他自己的好角色。比利是一个靠专门为杀人的女人辩护脱罪而名声大噪的律师,在他手下的个案,没有一个女性被辩护人被判有罪。但是你千万不要误会,比利绝非那种与个个女人有染的花花公子,他对自己的事业绝对认真和充满信心,不会忽视任何一个细节,然而一切又尽在他的操控之中。他接办案子的准则其实只有两个:金钱和雇主的知名度,其实每个案件的过程不过是比利按部就班积累金钱和名声的步骤,大同小异的真人秀定时上演。片中有一个场面,比利和多罗茜用歌舞来表现真实的记者招待会,比利站在舞台的顶端,手中牵着的细线左右着台上每个人物如木偶般翩翩起舞。如果想深一层,比利自身又何尝不是那个社会和城市的牵线木偶,一直卖力博取围观众人的喝彩和掌声,这其实是《芝》中每一个人物都无法摆脱的宿命和悲哀。在我眼里,一头银发的理查·基尔简直不用化妆和造型,比利这种有一点玩世不恭态度的世故男人纯粹是为他定身打造。他的表演松弛饱满,当他在台上伸开双臂高歌的时候,隐约有当年歌舞片全盛时期黄金男星们的风采。不用展示动不动想要电死人的招牌微笑,相信理查·基尔本人和观众都要轻松许多。

 

《红》中缠绵悱恻的爱情唱了大戏,《芝》中对男女之间的两情相悦鲜有表现。只有多罗茜的丈夫对她的不离不弃的情感值得一书,就是这样,那一声落寞失意的叹息也很快消失在芝加哥灯红酒绿的空气里。在《红》里面,男人是要与美丽的女人相爱的,《芝》里面,男人寻找的是可以相互利用的漂亮宝贝,这是两部影片给我们的答案。

 

歌舞:华丽与经典

既然是歌舞片,歌舞的卖相自然重要。两片都有着让人目眩神驰的歌舞场面,《红》通过宏大华丽的故事性歌舞片断烘托繁华巴黎的气氛,《芝》却以构思巧妙、行云流水般的连场歌舞渲染人物的内心。

 

《红》没有原来的舞台剧作为根基,所以歌曲部分有不少借用了流行作品,比如L’il Kim, Christina Aguilera, David Bowie的歌曲等等。我在第一次看《红》的时候,莎汀和克里斯蒂恩如朱丽叶和罗米欧在露台深情对唱,有不少耳熟的旋律曾经让我会心微笑。《红》的舞台和群舞部分做的每仑美奂,末尾一场盛大的歌舞秀集中体现了《红》的舞美设计特点:华丽精致的舞台全景,讲述故事的歌舞秀表演,制作精益求精的服装(当初施洛华水晶赞助了所有舞衣和饰物上面的水晶,使得整个舞台象星空匝地一般闪闪生辉),美艳不可方物的莎汀。

 

《芝》因为有长映不衰的百老汇原作歌舞剧作底,各个经典唱段经过舞台上的大浪淘沙,显示出成熟圆润的大家风范。剧中没有使用大型华丽的剧场式表演,唱段几乎都是自然随性的爵士表演,然而歌词对于人物心理情感恰如其分的刻画和精彩纷呈的舞蹈设计,使观众度过了眼睛和耳朵充分享受的一小时四十分钟。主角们的出色演绎不用再提,我一直惊叹于其余角色也都个个能歌善舞,其中两位重要配角的唱段给我留下了至深的印象。一位是监狱女狱卒“妈妈”(Queen Latifah饰演)的初次亮相,嘲讽诙谐的歌词和演员浑厚的黑人嗓音在不经意间就撩动了你体内的旋律因子,不要说剧中台下众人心痒难搔,就连影院座位上的我也是蠢蠢欲动。另外一处是深爱着多罗茜的丈夫(John C. Reily饰演,这个演员在《纽约黑帮》也有戏份)在怎么也挽不回妻子的心之后的自怜自伤,黑暗角落里独自小丑舞的表演,传神的表达出人物善良孤寂的内心。

 

结构:传统与创新

《红》的结构遵循大多数歌舞片的传统来进行叙事,与寻常影片一样,靠人物的对话和行为来推动情节的发展,间或穿插歌舞表演。《芝》片在结构上显然更具匠心,片中绝大多数歌舞场面,是女主角多罗茜心中构想出来的幻觉。当影片在情节正常发展和歌舞场面之间闪回,观众也在现实和女主角的内心之间反复,渐渐形成一个在电影的背景之下女主角完整的影像和心路历程。片子的这两个部分倏忽交错,水乳交融,个人认为在影片即将结束的法庭一场戏中这种融合到达了顶峰。厅上针锋相对,气氛一触即发,一边是律师比利夸张自信的辩护姿态和语言,另一边影片闪回,比利背对着观众跳着踢踏舞,脚步敲击出来的声音犹如命运的鼓点,影片在此时到达了高潮。

 

《红磨坊》的芳华绝代至今还让我铭记于心,《芝加哥》的声色和冰冷却更加让我迷恋。《红磨坊》在2001-2002年度的数项评奖中载誉而归,《芝加哥》也即将在2003年头的金球奖中开始展露她神秘的风华。如果我的记忆正确,《红磨坊》在2002年的金球中赚了个盆满钵满,尼科尔如愿登上歌舞和喜剧类影片影后宝座,戏剧化的是,那一次她的对手中,也有蕾妮·泽尔维格的身影(因为《布力吉特·琼斯的日记》获得喜剧类影片最佳女主角提名)。看好《芝加哥》会捧回金球,因为她是我在这个冬天看到的最好看的影片之一,因为她犹如夜色中身披黑色华美长袍的女子,嘴角噙笑,美丽而不可触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