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酒人生:生活当如酒

杯酒人生:生活当如酒

喜欢酒,是因为可以让我们遐想,被用来酿酒的葡萄,在生长的时候,经历过的雨露阳光,以及那些亲手摘下葡萄的人们,曾经有过怎样的生活。当你打开一瓶陈年好酒,有没有想到过,酿这瓶酒的人,或许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吧。一瓶酒不单单是一瓶酒而已,它是人生,就好像,每一瓶酒在不同的每一天打开,都会有着不同的滋味。那才是我们真正爱酒的理由

特洛伊:堕落凡间的史诗

特洛伊:堕落凡间的史诗

我们看到的只是今天在特洛伊前的对决,明天在城下英雄们的单对单比拼。那种对于战争和其中的人事细致流畅大气的叙述,而鼓荡出来的英雄气,完全被一场接一场的动作秀所取代,本来英雄辈出的特洛伊战场,也仅仅变成了提供给场地给“英雄”们的布景板。这和纽约城之于蜘蛛侠有何区别?而正是因为编导表现重点的转移,人物的形象也前所未有的空虚

伊丽莎白镇:离开或是回来?

伊丽莎白镇:离开或是回来?

很多人看《伊丽莎白镇》大概是冲着英俊的奥兰多·布鲁姆去的,因为帅哥再也不用表现《天国王朝》里统领千军万马的豪气,而可以在明媚的现代阳光下谈一场温暖的爱情,顺便绽放他如初开花朵般干净的笑容。然而在两小时二十分钟之后,我终于确定,这部电影与奥兰多无关。其实这并非责备他,谁来演又有什么关系呢?左右不过是些郁闷的表情和无着落的爱情。电影里面的男主角回到了他并不熟悉的父亲的家乡,在好莱坞大厂氛围中浸淫已久的导演卡梅隆·克劳却在离他当初的电影梦想越来越远,至少从本片看来是如此。...
同 居 三 人 行

同 居 三 人 行

在下笔写这篇影评之前,我有点混淆了今年夏天在大银幕上看到的三张美丽的脸:金发、修长的身材、明朗的笑容、细肩带黑色晚装。那是凯特-哈德森在《同居三人行》里漂亮的小学女老师,那也是《分手》里面詹妮弗-安尼斯顿的和丈夫赌气的妻子,那还是《赖家王老五》里面莎拉-杰西卡-帕克的优雅城市女性。她们各自在电影里面的名字我已经不记得,也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她们结婚、离婚、或者正在寻找爱情,遇上一个不管有多少压力多少烦恼但同时无一例外都有魅力的男士,同时那些非要“不知趣“介入他们两人生活的朋友家人,最终会让他们的情感烦恼有一个完美的结局。

新傲慢与偏见:英式爱情梦

新傲慢与偏见:英式爱情梦

最适合想起《傲慢与偏见》的时间应该留给春日明媚的午后:微风吹拂白色落地窗帘,从窗口看出去的草地上空飘散着下午茶的香味,一段有关英国乡村中产阶级闲适而琐碎的梦境就此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