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可以拥抱可以取暖

在美国:可以拥抱可以取暖

我坐在黑暗的影院,天边白色明净的月亮隐去,在安静的音乐声音里,片尾字幕上写“献给我们的弗兰克”,那是导演10岁就死去的儿子,两位编剧的兄弟。那一刻和以前的很多时候,我知道,自己被感动了。
我很不愿意承认,不止一次地在电影当中流泪。而且出乎意外的是,不是被猜想中生活在异国的苦难触动,而是因为感受到隔着银幕传递过来的普通人生活中的温暖。

鲨鱼男孩和岩浆女孩的冒险:幼稚的大脑风暴

鲨鱼男孩和岩浆女孩的冒险:幼稚的大脑风暴

相信我,为这样的电影写影评并不是一件太快乐的事情。因为即使坐在影院里面看电影的时间里,我也屡次试图看手表,来估计还剩下多少时间;虽然那副使色彩暗淡,影像模糊的立体眼镜每次都使我的尝试徒劳无功。黑暗的幻想星球朱尔上面三个孩子无止境的奔跑让我这样的成年人失去了耐性,难道这就是富有创造力的罗伯特·罗德里格兹导演打算奉献给孩子们的最新“杰作”?拖沓的节奏,幼稚的对白,简陋而脸谱化的人物,空空如也的星球,即使底下都坐的是13岁以下的孩子,恐怕他们也难以满意吧。

伊丽莎白镇:离开或是回来?

伊丽莎白镇:离开或是回来?

很多人看《伊丽莎白镇》大概是冲着英俊的奥兰多·布鲁姆去的,因为帅哥再也不用表现《天国王朝》里统领千军万马的豪气,而可以在明媚的现代阳光下谈一场温暖的爱情,顺便绽放他如初开花朵般干净的笑容。然而在两小时二十分钟之后,我终于确定,这部电影与奥兰多无关。其实这并非责备他,谁来演又有什么关系呢?左右不过是些郁闷的表情和无着落的爱情。电影里面的男主角回到了他并不熟悉的父亲的家乡,在好莱坞大厂氛围中浸淫已久的导演卡梅隆·克劳却在离他当初的电影梦想越来越远,至少从本片看来是如此。...
机器人历险记:信念止于历险

机器人历险记:信念止于历险

在早春三月隆重登场的今年第一部动画大制作《机器人历险记》说的是出身贫穷但喜欢发明的机器人小伙子罗德尼闯荡大城市达成梦想的经历,影片的官方网站强调他所拥有的信念。但在我看来,显然电影重“历险”多过“信念”,外壳胜于内在,这也让电影无法跻身最优秀的动画电影行列。看过之后,不是不精彩,却总有些难以弥补的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