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无限:西部之魂

天地无限:西部之魂

在看这部电影之前,我碰巧去了美国西部辽阔的草场:看怀俄明州将近黄昏时莽苍无边的原野,在红日就要坠落天外的一刻,想起凯文-科斯特纳十数年前苍凉大气的《与狼共舞》,白人上校约翰-邓巴置身金黄的秋草之间,天似穹庐,自由不羁的风声在四野里呼啸而过。时隔十三年,科斯特纳再执导筒,重拾独一无二的西部片题材,《天地无限》,我们重新看见纯粹的西部之魂在迎风的长草间自由舞动,好比我在夕阳中看见的浓郁的红色,慢慢浸过草原中每一片草尖。总有一些东西,在我们胸中永恒不变。

红色情挑:Shall We Dance

红色情挑:Shall We Dance

他是一家公司财务部的高级职员,有爱他的妻子,和可爱的女儿,向银行贷款买了房子后,人生似乎不再有什么缺憾.然而,每天晚上,乘着地铁回家的时候,习惯性地,他会抬头看那么一眼

辛瑞那:太阳明天照样升起

辛瑞那:太阳明天照样升起

影片中的镜头频繁的切换在各异的景色之间:中东、美国、法国、西班牙、伊朗,进出镜头的人们肤色变了又变:看不出喜怒哀乐的白种人美国特工,自信而优雅的欧洲面孔,满面尘灰的伊朗年轻人,操一口流利英国口音英语的阿拉伯王子

星球大战III:西斯的反击:永恒的失落和告别

星球大战III:西斯的反击:永恒的失落和告别

尽管我们知道了迟早要面临这一刻的到来,尽管我们用后来的也是先前的《帝国反击战》和《武士的回归》里面新希望的结局来安慰自己,然而仍旧不能改变达斯·维德黑色的盔甲下面阿纳金天行者那伤痕累累的身体和心灵。看《星战III》的过程,是目睹英俊冲动的阿纳金坠入黑暗的宿命的过程,是看见一个焦灼无望的灵魂挣扎着向毁灭靠近的过程;叙事依然僵化,

沉静的美国人:再见越南

沉静的美国人:再见越南

在地理版图上,越南是静卧在亚洲东南潮湿雨林中的一个小国家,湄公河水静静流淌,这个四季常绿的地方一直有着与亚洲其余部分大致相同的宁静和古老。然而西贡这个名字散发出的氤氲香气,总是在西方人的视线里纠缠不清,暧昧难辨。我很想知道,在西方诸国尤其是美国的心理版图上,秀丽的越南究竟有着怎样的形状,是否蜿蜒的湄公河更像是永难褪去的一道伤疤,在讳莫如深的历史里始终得不到痊愈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