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黑帮:血火纽约

纽约黑帮:血火纽约

对《纽约黑帮》的期待可能会有成打的理由: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的俊脸,卡梅隆·迪亚兹的妙曼身段,甚至是因为波折重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拍摄过程和遥遥无期的首映

伊丽莎白镇:离开或是回来?

伊丽莎白镇:离开或是回来?

很多人看《伊丽莎白镇》大概是冲着英俊的奥兰多·布鲁姆去的,因为帅哥再也不用表现《天国王朝》里统领千军万马的豪气,而可以在明媚的现代阳光下谈一场温暖的爱情,顺便绽放他如初开花朵般干净的笑容。然而在两小时二十分钟之后,我终于确定,这部电影与奥兰多无关。其实这并非责备他,谁来演又有什么关系呢?左右不过是些郁闷的表情和无着落的爱情。电影里面的男主角回到了他并不熟悉的父亲的家乡,在好莱坞大厂氛围中浸淫已久的导演卡梅隆·克劳却在离他当初的电影梦想越来越远,至少从本片看来是如此。...
新傲慢与偏见:英式爱情梦

新傲慢与偏见:英式爱情梦

最适合想起《傲慢与偏见》的时间应该留给春日明媚的午后:微风吹拂白色落地窗帘,从窗口看出去的草地上空飘散着下午茶的香味,一段有关英国乡村中产阶级闲适而琐碎的梦境就此完成。

蒙娜丽莎的微笑:中庸的怀旧

蒙娜丽莎的微笑:中庸的怀旧

我差一点就要沉醉在这电影所营造出来的荡漾着怀旧情思的暖金色光辉之中,在轻柔流淌的音乐声里,看金色池塘边春风拂上脸的柳梢,女学生们蓝、黄、红、紫色的毡帽,在卫斯理学院如茵的草地上面,盛开成比她们青春欢笑的脸庞还要鲜艳的花朵。然后在50年前新英格兰落雪的冬天,很多女人的人生因为一个女人的到来而改变。